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四重分裂 > 正文 第八百章:碾
    战场,如火如荼。

    迸裂的肉体、飞扬的鲜血、震天的战鼓与恶毒的细语,交织成了一副冰冷而炽热的绘图,亦是一曲能让置身者抛却理性的交响。

    在此等自己过去三十多年来从未经历过的光景中,身为T2祭祀团的协调官之一,游戏ID为井下瞎子、现实中担任某上市公司文秘的半兽人女法师忽然就文艺了。

    “T2祭祀团,八秒钟后在猎杀者第三纵队末端投放火舌图腾。”

    又是一个虽然从自己的角度看不出意义,但注定会在某个时间点起到重要作用的命令响彻在耳旁,那是通过一种名叫【地脉之声】的萨满秘术,可以让使用者的声音无差别覆盖到指定范围内所有生命体耳边。

    那低沉厚重的声线是蒙多·磐大祭司的,他是战场上苏米尔方面名义上的总指挥。

    但发出命令的人是黑梵小弟,那个充其量也就二十岁出头,却在几个月前缔造了一场奇迹的RL(PS:Raid leader/团队领袖,很多游戏的指挥者多被如此称呼)。

    虽然只见过一次面,在这场战斗开始前甚至连普通聊天都没有过,井下瞎子依然对那位年纪跟自己弟弟差不多大的少年颇为了解,原因无它,这位入坑较早的姑娘是《米莎日记》系列的忠实读者,亦是其作者——哥布林公主赛丽亚的好友。

    而现在,数月前还只能眼巴巴通过社交软件向赛利亚催更的井下正站在这里,在那位黑梵小弟的指挥下奋勇作战,而数月前阵亡于米莎郡光复前一小时的赛利亚则在重建角色后被系统扔到了西北大陆,这会儿刚把主职业升到35级。

    【风水轮流转呀,莉莉~】

    井下瞎子得意地笑了笑,然后便发现旁边那位T2祭祀团的领头人正歪着脑袋猛瞧自己。

    【对不起,我有男朋友了,九月份就要结婚了。】

    井下想这么回答来着,不过鉴于她很清楚对方并不是对自己有意思,而是出于其它原因才朝这边猛瞧的关系,还是第一时间将视线移到了消息栏。

    同一时间,一条消息飞快地在她面前刷了出来——

    ‘照常执行。’

    【嗯,猜到了。】

    井下笑了笑,飞快地回复了一个‘收到’,然后便冲旁边披着熊皮的萨满祭司微微点头,表示自己并没有什么想说的。

    紧接着后者便咧嘴一笑,率先擎起了自己手中的法锤,开始通过他那独特的萨满技艺与火焰之灵进行沟通,整个身体散发出了淡淡的橙黄色幻焰。

    与此同时,其余一百九十就位隶属T2祭祀团的萨满也复刻版做出了相同举动。

    五秒钟后,总计两百只【火舌图腾】宛若一朵橙黄的娇艳之花,在两支试图衔尾追杀的邪教徒队伍间绽放,盛开的火焰顷刻间便将数十人吞没其中,同属性元素共鸣之下,那些中低阶教徒就算再怎么能BB也难逃一死,受伤者更是不计其数。

    转瞬间,两支在战场中央区域左突右撞了半天的队伍就这样残了。

    目睹了全过程的井下瞎子很清楚,这并非巧合,而是一场被精心预谋过的外科手术式打击,而那些被重重火焰吞没的邪教徒也不是聋子,在T2祭祀团收到任务准备进行召唤图腾时,紧跟在猎杀者第三纵队后面的两支邪教徒部队自然也是听到了的。

    但他们依然只能义无反顾的撞过去,就算那些反应快的人很清楚所谓的‘猎杀者第三纵队末端’指的就是自己。

    不是找死,也不是想演,完全就是因为他们根本没得选。

    因为就在墨檀刚刚那条命令发出的半分钟前,两支原本迂回在战场外围的狼骑兵忽然收到了向中央战区穿插换位的命令,而当时无论是敌人还是自己人,都不清楚墨檀那番调度的意义何在,直到那两支在‘阴差阳错’下刚好咬住了猎杀者第三纵队尾部的邪教徒抓住机会穷追猛打,并被三轮骤然截断了其退路的冰霜新星限制了回旋空间后,大家才发现阵型被拉成了一个‘II’的两只队伍刚好横在两只狼骑换位的道路上。

    而墨檀却没有半点让其变向的意思,反而淡淡地补充了一句:“拔刀。”

    然后事情就变得明朗了起来......

    毕竟人家都拔刀了,作为路障的两支邪教徒部队如果不加速通过,那么结果绝对是被懒腰切成三截,并被隐隐有向中间靠拢之势的破坏者战团撕碎!

    也正因为如此,尽管在几秒种后那些邪教徒听到了墨檀那从容不迫的图腾投放命令,却依然选择了继续追下去,甚至还加快了一点速度。

    毕竟比起先被两支狼骑兵切开,再惨遭一群精悍战士围剿的悲惨结局,两百根火舌图腾还不至于直接全灭掉这两支能用耳语之力庇护自己的部队。

    他们猜对了,尽管付出了近百人的代价,但在第一波最强势的火焰迸发后,威力稍有逊色的后续几轮火舌并没有争取到更多战果,至少有两百多个耳语教徒依旧保持着战斗力,不但脱离了身后那两支狼骑兵的对插,而且还离他们的目标更近了!

    然后——

    “猎杀者第三纵队,回头,破坏者战团第四、五序列掩护,第一到三序列截两侧,横盾墙。”

    站在高台上的墨檀一边同步给所有相关协调官发送信息‘照常执行’,一边接过身旁女骑士递来的一杯温水,轻抿了一口后平静地说道:“杀。”

    三分钟后,原本被追了小半个战场的猎杀者第三纵队按原路向主阵右翼折返,并在这个过程中将两个编制的邪教徒部队除名。

    这是战斗开始后呓语城方被除名的第七和第八支中低阶混编部队,总计阵亡人数644人。

    而算上在刚才那轮反冲锋中战死的三名狼骑兵,苏米尔侧截止到现在为止的阵亡人数为——21人。

    这种几乎1:31的阵亡比例,几乎让人无法想象这是两支势均力敌的军队在尚未投放主力、尚未动用高端战力时进行初步试探。

    它更像是一场高效而快捷的、从头到尾都是一面倒的收割。

    ......

    【唔,莉莉跟我说的黑梵小弟,是这么个风格么?】

    跟T2祭祀团一起退回主阵后方的井下瞎子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看着消息栏中那整整齐齐地一排‘照常执行’,表情懵懵哒。

    这一仗,最开始时可不是那么打的。

    起初,井下瞎子眼中那位黑梵小弟要比现在谨慎得多,正如之前哥布林公主赛丽亚向她描述的那样,稳扎稳打、算无遗策、滴水不漏。

    而且非常精明!

    在墨檀通过【地脉之声】向整个战场广域直播自己的命令时,身为协调官的井下瞎子等人几乎都会在同一时间收到另外一条命令,也许是表面上那条口述命令的延伸、也许是完全背道而驰的里·命令、也许是为后续配合所做的前置铺垫,总而言之,这些有玩家所担任的协调官们最初几乎都是忙得脚不沾地,就算旁边的领队们已经被长者提前吩咐明白了,一切以协调官所转述的命令为准,但那巨额的工作量依然让井下瞎子、甘巴蝶等人头晕眼花。

    然而当他们刚刚熟悉一些,没有之前那么仓惶的时候,消息栏中那些‘额外’

    或‘附加’命令的出现频率却开始断崖式降低,而就在正式开战二十分钟后,井下瞎子收到的消息已经全部变成了‘照常执行’,也就是直接按墨檀命令的字面意思去做就好。

    战局并没有出现任何改变......

    至少在试探阶段中,一开始莫名其妙处于劣势的耳语教徒,直到现在也没有丝毫搬回劣势的征兆,不仅如此,伴随着墨檀发布命令的间隔越来越长,命令的内容亦是越来越简短,敌人的伤亡却开始疯狂扩大,转眼间就被灭掉了超过五百人的有生力量!

    所有人,无论是敌我双方都能清晰地听到墨檀的每一个命令,但无论敌人如何挣扎,如何禅精竭虑地想要回避损失,却从来没有成功过哪怕一次!

    正如刚才那两支本以为撑过一轮火舌图腾就能避免覆灭结局,结果却依然被以极端高效的速度被屠戮殆尽的邪教徒部队一般,无论他们是针对、是反抗、是背道而驰还是顺水推舟,都无法阻止墨檀达成自己的目的。

    甚至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会加快自己的败亡!

    按理说,从井下瞎子的立场来看,这一结论于情于理都是件十分值得高兴的事,但或许是处于女人特有的某种直觉,曾经听哥布林公主赛丽亚讲过更详细版本《米莎日记》的她却没来由地觉得有些奇怪。

    是的,只是奇怪而已,并非发现了什么不好的征兆,也算不上是担心,仅仅只是觉得奇怪。

    作为一个很敏锐而且亲眼见证了那位黑梵小弟在这场战斗中前后变化的人,井下瞎子总感觉那个正在假扮蒙多·磐指挥这场战斗的年轻人,似乎在烦恼些什么。

    或者更准确点说,是因为某些烦恼而正在宣泄些什么。

    她猜对了。

    ......

    “预备战阵维持现有编制继续前压,主阵后撤五十米,破坏者战团掩护T1祭祀团,注意可能来自......你们左侧的袭击。”

    墨檀放下了手中的水杯,抬手解开了领口最上面的那枚扣子,并在命令下达的同时再次发出了数十条‘照常执行’,也就是这个无罪之界支持精神录入,否则要是换手打的话,哪怕只是复制粘贴,都会多耽误至少三倍的时间。

    一秒钟后,望着视野中那满屏的‘收到’,他轻轻舒了口气,接过依奏递来的帕子擦了擦额头。

    很简单......

    跟想象中的一样简单......

    如果始终用最开始那种双线指挥方式,可能会更简单......

    墨檀微微咪起双眼,隐蔽地攥禁了袖口中的双手,眸中深处似乎有一团沉凝的火焰正在燃烧。

    无论如何,他觉得自己必须感谢那些耳语教徒。

    感谢他们都是些为了取悦那所谓的耳语之神做尽恶事,死不足惜的恶徒。

    邪教之所以被称为邪教,被全世界视为公敌,并不是没有理由的。

    因为祂们与那些被世人承认的神祇不同,一言蔽之,就是古往今来所有能被称之为‘邪神’的存在都是无比邪恶疯狂的,而祂们那些信徒更是宛若一个个神经错乱的疯子,血祭这种操作俨然是基础中的基础,为了那些诡异残忍的隐秘仪式,为了取悦那从未真正拥有过神位的主,那些已经不再正常的邪教徒什么都做得出来,他们甚至会从小培养一些天真无知的孩子,只为在某一天让他们常人难以想象的方式死去,以此取悦他们喜怒无常的主人,获得那份从未属于过他们自己的力量。

    就算当前人格的墨檀非常不情愿,但‘他’这段时间却还是通过各种手段对耳语教派这个组织进行过一番极度详尽的调查,获得了大量令人不快的情报。

    结论显而易见......

    绝大多数耳语教徒都是死有余辜,死不足惜的杂碎,他们用来交换‘耳语’所付出的代价足以摧毁任何一个良知尚存者的三观。

    也正因为如此,自己才能如此肆无忌惮地站在这里发泄,发泄心中那已经沉淀了许久,却始终未见消退的烦闷与苦涩。

    毕竟虽然在一时冲动下站到了现在这个位置,但‘杀’这个字对于现在的墨檀来说还是太过于沉重了......

    也只有这样的对手,才能让他肆无忌惮地去歌颂杀戮,谱写毁灭。

    现在的试探阶段,就是墨檀谱下的第一首曲子......

    主旋律只有一个,那就是——碾碎!

    碾碎一切阻拦在前面的一切,谁都别来碍事。

    因为我这段时间真的很不开心!

    尽管起初那段时间还有些收敛,还是下意识地用了自己常用的多线指挥手段,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彻底放开手脚的墨檀终究还是选择了跟对方打‘明牌’。

    我可以告诉你我的手段,我可以让你听我的意图,我可以大声宣告我的目的,但你却永远也无法跟上我的步伐,永远来不及解读我的思路。

    【虽然你赢不了......】

    墨檀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向呓语城的方向,努力让自己的表情显得没那么僵硬,语气显得没那么中二......

    “但可以输个明白。”

    第八百章:终

    :( 四重分裂 http://www.81zwx.com/1_1925/ 移动版阅读m.81z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