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大楚怀王 > 正文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联军溃败
    另一边,臧子率军扎营后不久,便得到了太子服的消息。

    “楚王出兵三十万相助。”

    臧子心中一沉。

    “三十万大军,这数量也太多了。现在楚国寿春的大军不过十万,为了聚集三十万大军,那就得再征召二十万大军,这期间必得耗费一两月时间不可。等到楚国三十万大军杀到商丘,可能就需要三月时间。

    近三个月时间···看来楚王是怀疑我宋国的心意,并打算借刀杀人啊!

    先让我宋国消耗联军士气战力,然后率军与联军大战一场,以报之前的函谷关之战的恨意啊。甚至,还有意借联军之手大幅度削弱我宋国。”

    想着,臧子皱了皱眉:“三个月时间太长,商丘城坚持不了那么长时间。但楚大宋小,如今既然楚王有意要让我宋国消耗联军实力,那为了宋国,为了商丘,为了能让楚国尽快出兵,那我也只得如楚王所愿,拼死一战,如此才能让楚王相信我宋国。

    不过,广施拼死一战还不够,我宋国为了保全自己,还得狐假虎威一番。”

    下定决心后,臧子立即写下一封亲笔信,然后招来一个门客道:“快,立即将此信送到太子服手中,请太子再去一趟楚国,请楚国尽快出兵。”

    “诺。”

    “传令,立即派人在国中各处宣扬楚王已经答应我宋国新王求援的请求,楚军不日将出的消息。”

    “诺。”

    门客走后,臧子又开始安排军队,准备明日突袭联军,以策应商丘城,让联军无法全力攻城。

    次日一大早,太阳还未出来,臧子便率军向商丘城方向杀去。

    大军才急行十里,此时,一个斥候来报:“将军,联军在商丘城外摆开阵势,开始攻城了。”

    “再探。”

    “诺。”

    又五里。

    “将军,韩燕两国军队异动,正在南下。”

    臧子闻言眼皮一跳,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这韩燕联军便是各国用来阻截他的大军。

    但此时此刻,他已经豁出去了,不管前来拦截的是谁,又有多少人,他都只能一战,拼死一战,这才能为商丘城提供喘息之机。

    眼前这一战,他是非打不可,无论损失有多大,但只要能打出宋军的气势来,那就是胜利。

    想着,臧子带着一股杀机道:“再探。”

    “诺。”

    又走了五里。

    “将军,三万韩燕联军南行十里后停下,并摆出防御阵势,原地驻守。”

    臧子闻言,立即拔出宝剑喝道:“将士们,前方十余里处,韩燕联军正在阻截我等前去拯救宋国。

    且,若是齐军也就罢了,但区区韩燕两个屡遭各国欺凌的小国,两个兵无战心将无战意的两万疲弱之军,竟也敢与我强宋为敌,这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诸将士听令,随本将击溃韩燕联军。”

    周围的宋军将士一听,知道前方只有两万屡败屡战屡战屡败,而且还是被齐国逼着来伐宋的软柿子,不禁精神一振,齐声吼道:“杀。”

    很快,军令传到所有宋军将士耳中,众将士一听,前方只有两万软弱可欺的韩燕联军,顿时信心倍增士气大振。

    然后,十万士气如虹的宋军,便向十里外的韩燕联军扑去。

    不多时,臧子率宋军杀到韩燕联军阵前两里处,而后,臧子快速扫了一遍前方韩燕联军战阵,见对方阵容却是非常齐整。

    见此,臧子心下沉吟:“韩燕联军以逸待劳,且有足够的时间进行列阵,单从外表看,并无优劣之分。

    不过,之前秦韩之战,韩国元气大伤,此时韩国随齐国伐我,战胜了也没好处,而且韩国自己还要防备秦国,所以,我敢肯定,韩国伐我大军一定是一群刚刚征召起来的,已经被秦国吓破胆的乌合之众。

    此战,我军胜机就在韩军哪里!”

    说着,臧子又快速扫了一眼自己麾下的大军,见自己的大军急行三十里后,阵型已乱。

    但臧子对此毫不在意,一边继续向前杀去,一边下令道:“传令,区区韩燕弱旅,根本不堪一击,大军不必重整阵型,直接杀过去。”

    说罢,臧子又调集自己亲卫,以及彭城的精锐之师,直接向韩国军队的战阵扑去。

    另一边,燕将张魁见臧子连整军都没整,就这么直愣愣的冲了过来,不禁大喜道:“我以逸待劳之师对疲惫不堪之军,我严阵以待之军对阵型散乱之兵,我还有大量援军,而宋国已无援军,看来宋国要灭亡了啊。”

    说罢,张魁立即大吼道:“准备,迎敌。”

    “传令,立即派人向触子将军求援,就说我军已经与宋军接战。”

    “诺。”

    两军一接战,宋军立即对韩燕阵地发起猛烈的冲击。

    一边是决死冲锋,另一边是原地待援,一边是不计一切代价,另一边每时每刻都在想保存实力。

    于是,两军一交锋,宋军立即撕开了燕军第一道防线,接着又突破了第二防线,而后又冲进第三道防线。

    转瞬间,燕军的防线已经岌岌可危。

    此时,反应过来的燕将张魁,急道:“稳住,稳住,宋军乃是乌合之众,我横扫北地的燕军岂能被宋军一战而破。”

    说着,张魁一边鼓舞士气,激励士卒,一边调兵加强第四道防线。

    一会儿功夫后,正当张魁亲自坐镇第四道防线,正当燕军勉强拦住宋军兵锋的时候,张魁望着前方还在源源不断涌来的宋军,脸色微微一白,再次下令道:“快,速去求援,就说宋军攻势极为凶猛,我军快抵挡不住了。”

    “诺。”

    求援的使者一走,那边,一个斥候快速跑来:

    “报,将军,大事不好了,宋将臧子亲自率军冲击韩军阵线,韩军抵挡不住,已经败退了。”

    “什么?”张魁大惊,然后向西方一望···果然,韩军已经败退,而且臧子的将旗正向燕军侧翼杀来。

    见此,张魁大骂道:“废物,真是废物,竟然连宋军的第一波攻势都没拦住,难怪二十韩军差点被十五万秦军杀得全军覆没。”

    骂毕,张魁为避免燕军全军覆没,立即下令道:“传令,撤退。”

    另一边,臧子率领亲卫与彭城精锐正准备从侧翼突击燕军,但刚走到一半,却见燕军主动退了。

    见此,臧子立即喝道:“将士们,韩燕联军果然是弱旅,诸将士随我追···”

    此时,齐军阵中。

    触子一得到宋军与韩燕联军联军交战的消息后,不禁笑道:“触子中计矣。”

    “传我将令,立即让鲁卫等国联军南下支援韩燕联军。”

    “诺。”

    “传我将令,前线攻城之军放缓对商丘城的攻势,重点转为防止城中守军出城捣乱。”

    “诺。”

    “传令,大军调整阵型,摆出攻击阵型,准备向南突击宋军。破宋军,杀臧子。”

    军令一下,齐军纷纷附和道:“破宋军,杀臧子···”

    此时南方,鲁将慎滑厘正率领四万鲁卫邹等多国联军南下支援韩燕,意图缠住宋军,为齐军围歼宋军提供机会。

    才行五里,就先后接到韩将韩忧与燕将张魁的求援信息。

    此时,慎滑厘笑着对身侧的卫国将领卫泉道:“早就知道韩燕两国作战不尽心尽力,消极怠战,这不,才刚刚与宋军交战,就先后两次前来求援了。”

    卫泉摇头道:“唉,韩燕联军这是被逼着来伐宋的啊!”

    慎滑厘闻言,脸色一变。

    同样都是被逼着来伐宋的,韩燕联军可以消极怠战,但他们鲁卫等国联军却连消极怠战也不敢。

    他又有什么资格嘲笑韩燕联军呢!

    想着,慎滑厘只是沉重的下令道:“传令,加快速度,驰援韩燕联军。”

    又走了三里,慎滑厘等人得到韩燕联军溃败的消息。

    众人还未反应过来,然后南下的鲁卫联军撞上败退的韩燕溃军。

    鲁卫联军为溃军一冲,接着臧子亲自率军一冲,慎滑厘等人还未反应过来,鲁卫联军溃败。

    而后十万宋军挟持着七万溃军向北方冲去,韩燕鲁卫溃军带着十万宋军冲向北方···

    另一边,齐将触子整顿好军队,大军南下走了四里路,便有斥候来报:

    “报···将军,不好了,韩燕联军一触即溃,现在宋军正追杀者韩燕联军向北而来,距离我军已经不足十里。”

    触子闻言,脸色一变,然后想起南下的鲁卫联军,脸色再变。

    韩燕联军拦不住宋军,那鲁将慎滑厘率领的十几个国家组成的四万联军就更加拦不住宋军。

    所以,现在他只有原地防守,以及立即撤退两条路。

    若是立即撤退,舍弃前军的情况下,倒是可以保住齐军主力,但是经此一败,联军士气大跌,宋军士气高涨,再加上楚国援军即将到来,那攻克商丘城的希望就没了。

    甚至楚宋联合后,齐国灭宋的计划也将破产。

    而若是原地驻守,并调赵魏联军来援,未尝没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想着,触子立即下令道:“快,传令,原地列阵,摆出防守阵形。传令先锋,原地列阵,让他们务必拦住宋军。”

    “诺。”

    “传令,让赵魏两军立即来此,合我三国之力攻破宋军。”

    “诺。”

    军令下达不久,又有斥候来报:“报···将军,鲁卫联军撞上溃军,与臧子战,一触即溃。”

    虽然触子对此早有预料,但他真的听到鲁卫联军也一触即溃的消息后,依旧脸色被气红,差点被气得吐血。

    这一刻,触子心中大恨。

    而后,等齐军主力勉强摆好阵形,此时,臧子已经挟持着近七万联军杀来。

    接着,臧子驱使溃军击溃在前拦截的齐军先锋,然后又撞上齐军主力。

    溃军冲击齐军主力,破四条防线,不得进,而后,溃军被齐军杀散。

    触子虽让齐军杀散溃军保住了齐军阵型,但齐军士气仍然止不住的大跌。

    接着,稍稍整顿好阵型的臧子,立即亲自率军对齐军发起冲锋。

    齐军死战。

    二者相持不下。

    此时,就在商丘城西面的赵魏联军接到齐军求援的消息时。

    商丘城中,早就得到消息的守军,已经将城中剩下的所有精锐之师全部集结起来。

    然后,八十多岁的宋王偃亲自在城墙擂鼓鼓舞士气,六十多岁的宋王贞亲自领兵出战,大将军曹斌亲自充当先锋,五万久经战阵的精锐宋军,士气暴涨的杀出商丘城。

    大军出城,一战而破触子留在城外拦截守军的齐军。

    接着,宋王贞没有理会齐国溃军,而是直接杀奔触子率领的齐军主力。

    再战,激战两刻钟后,被两面夹击的齐军,渐渐不敌,接着,齐军败退。

    而后,宋王贞与臧子合兵一处,共同追杀齐军。

    追及,再战,齐军溃败。

    其后,宋王贞率大军追杀四十余里,直到天黑这才罢兵。

    另一边,绕城而走驰援齐军的赵魏联军,则在走到北城时便得到齐军败退的消息,而后,赵魏联军大恐之下,直接率军退走回国。

    次日,大破联军的宋王贞,以大将军曹斌为将,向西收复失地,以上将军臧子为将,向东收复失地。

    而另一边,齐将触子在收拢残兵后,以燕军作战不力为名,将前来议事的燕军主将张魁抓捕,并直接将其斩首示众,以泄愤怒。

    其后,燕军大怒,不愿再跟随齐军。

    于是,燕军副将率领万余燕军含恨而去,并绕道魏国返回燕国。

    是役,宋国威名大振,伐宋联军崩解。

    :( 大楚怀王 http://www.81zwx.com/1_1961/ 移动版阅读m.81z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