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激荡年华 > 第715章 亲一下
    温晓光的确有进修的计划,主要原因有三,

    其一是确实需要,随着微拓业务的复杂程度不断提高,他过去肚子里那点东西越来越不够用了。

    其二是为了看看微拓的管理在他不在的时候能不能正常运营,这是过往温晓光要推进的目标,和马总一样,以后每天游山玩水。

    其三嘛,他也想休息休息。

    上班还有个周末,每周休一天都让许多人受不了,但是作为创业者哪里有假期?

    原本的计划是在13年的时候就把这个落实一下,不过事情桩桩件件的连着倒也就耽误下来了。

    这个时候微拓其实也并未完全具备条件,管理团队没有彻底做好准备,但是不论是今日头条还是短视频,这两个战略目标已经定了,其他方向的棋子也已经落下。

    有许多事不是有钱就能办到,比如云计算,需要时间和耐心。

    温晓光略有心动,但时间上还是要推迟,他说:“公司里的事暂时我还无法抽身,等到下半年看看吧。”

    白钦钦有些失望,“下半年还只是看看?你是大忙人,事情哪里有结束的时候?”

    这话倒是提醒了温晓光。

    “嗨,到时再说吧。”他笑着摇摇头,“我来了也不一定是好事,可不得影响你学习么?不是说学习任务很重?”

    “是很重,不过国际关系是文科,会相对轻松一些,至少其他学生都这么认为。”话语之中似乎还有些自嘲的味道。

    大概学校内部也有某种‘鄙视链’存在,理科生总会觉得文科很简单。

    “我听闻普林斯顿的学术氛围浓厚,学术要求很高,据说这里不产生实践家,更多的都是思想家,学术搞不好在这里日子很难?”

    白钦钦以为他畏难了,毕竟有钱了谁还有兴趣来做什么劳什子学术,因而急忙说道:“普林斯顿再圣洁也不可能为难你的,他们每年都会收几个富商之子,还不是向钱低头了?”

    这是误会了,温晓光是什么人,学一点儿东西怎么会怕,那这胆子啥事都别干了。

    这所大学相比较斯坦福并不大,但是风景却与斯坦福齐名,整座校园里充满了哥特式建筑,在我们中国人看来多少有些像是魔法学院。附近没有高楼大厦,也没有现代化的都市痕迹,整座校园镶嵌在草坪和绿树之中,但是不要小瞧这里的建筑。

    它们往往岁数很大,学校主楼还曾经被用为临时国会大厦,不止年代久远,而且大牛遍地,我们熟悉的李政道、杨振宁、华罗庚都曾在此求学或是任教。

    草坪之上是温暖阳光,沿着石板小路绕行其中,偶尔会有那种圆锥形顶的房屋,房屋侧面的草坪则有青春洋溢的年轻人坐在这里或是阅读、或是交谈。

    “哪儿是求学啊,根本就是度假。”

    白钦钦听着他的羡慕噗嗤一笑,“压力都很大的,普林斯顿的文化是work hard,play hard,但是在繁重课业的压力下,play hard比较难,work hard也不容易,学校规定每个教授每周有90分钟的义务答疑时间,不过……哎,学术大牛们脾气都不好,如果你的问题太愚蠢,他们不仅不会回答,还会把你赶走。”

    这点和国内倒是有些区别,我们的老师鼓励孩子们问问题,但往往答疑时间就是老师在办公室枯坐。

    “这样可以吗?”

    “我也不知道,这也是教授的个人行为,许多年一直这样。也许有一定道理吧。”

    温晓光问:“什么道理?”

    “你知道杨振宁教授、爱因斯坦这些人任教的时候怎么上课吗?”

    迎着温老板好奇心的眼光,她说道:“他们通常不怎么和学生互动,闷头写板书,那是他们的思考过程,满满一黑板的公式,如果你看得懂,ok,我们是一类人,我们一起讨论问题,如果你看不懂……那就说明你太笨了,教也教不出一个物理学家出来。”

    “有的时候学生会当堂提出问题,他们不仅不会解答,还会嘲笑那些人问题太过愚蠢。”

    温晓光:牛逼!(*?????)!

    “这样也行。”

    “人家是大牛嘛,鲁迅写文章怎么写都对,就是这个道理。”

    或许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对的,智商不够,你就是没办法和那些人在一起愉快的玩耍。

    人类知识的极限,已经到了,光教也是很难教会大部分人的程度了。

    “相对而言,文科就简单一些,因为至少教授要和你交流,产生碰撞。理科很难,因为有很多很难的部分,教授是不会手把手教你的。”

    温晓光默默点头,“看来能从这所学校走出去的,至少智商是很聪明的。”

    “你在夸我么?”白钦钦跳到他前方,小手叉腰,那种青春灿烂的笑容,真的是在大学里才会有的。

    读书也是延缓衰老的手段之一呢,现在的她和20岁时几乎没什么区别,要说有也是在见识广阔世界之后更加自信开朗了。

    温晓光摸了摸她的头顶,“如果博士毕业,你还不掉头发的话,那我从此承认,你比我聪明。”

    “为什么?”

    “因为如果是我的话,我一定掉头发。”

    白钦钦的发量现在还可以。

    “这是哪里来的说法。掉头发不很正常嘛。”

    “是很正常,那是强者的发型。”

    温晓光想到一些好笑的,不由有些忍不住的笑意,只不过这个动作倒是有些不太对了,但似乎他俩都习惯了。

    这地方,让人有些乐不思蜀了。

    “你住哪儿?去看看你住的地方吧。”

    白钦钦刚想回答,却迎面走来一个瘦瘦的老外,岁数不小了,都有些佝偻,“上午好,白、这是你的朋友?”

    “上午好,詹姆斯教授。是的,他刚刚从中国过来,我在当导游、”

    老教授握了握温晓光的手:“欢迎你、从不自由的地方来到名为自由的国土感觉还不错吧?”

    这种用自由自我高潮并带些许讽刺的感觉让温晓光眉头一挑,“是的,这片自由之土简直就是富人的天堂,在我来的地方,哪怕i'm rich也不能为所欲为,这太不自由了。”

    老头子似乎听懂了是反话,哈哈一笑,“玩得开心点,白。下午见。”

    说完他就走了,温晓光刚刚是礼貌的语气之中带刺,白钦钦也听出来,想必老头儿也听出来。

    “搞政治的人,喜欢开这样的玩笑。”姑娘略作解释。

    温晓光问:“会影响到你吗?”

    “也许,所以你可要补偿我、”

    “怎么补偿?”

    “亲我一下?”

    温晓光一愣,“这谁补偿谁?”

    “哈哈,我也跟你开玩笑的,跟我来,我带你去个地方。”

    :( 重生之激荡年华 http://www.81zwx.com/3_3711/ 移动版阅读m.81z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