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到了新沂县城的车站,我们走出了车站,我并没有告诉父母也没有告诉我大姐,就这样,我们走下火车,我抱着思嘉,她们牵着她们的儿子,不过是换过" 走出车站,我一下子就感觉我前面经历的这些就跟是梦一样,看起来有点不太真实,因为你一到老家后,你就发现啊,那些磨难,那些坎坷都不算什么。《+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打了的士回家,路上也带了不少东西,都是从西班牙带回来的,我让她们不要买,她们非不听,怎么可能回家来见父母,而且还是过年的不买东西呢?因此她们大包小包地拿着,我也提了好多东西,但是终于到家了,刚到村头的时候,村里的一些叔叔大伯,婶子嫂子啊什么的都出来了,这下就热闹了,这个以前很老实的一个孩子,要说的是,我在老家人眼里是很老实,很乖的那种男孩子,也不调皮什么的,可是这有一天竟然找了两个媳妇了,带了两个女人回来,而且女人都给自己生了孩子,老婆孩子都很很好,所以村里人也感到挺好的,都会有一点小小羡慕吧,尤其跟我一起长大的那些孩子,见到我的都跟我打招呼,而且还会说上几句乡下的那种话,我自然红光满面,这种感觉多好,这比衣锦还乡还好,这种幸福不是多少钱能买来的。

    一到家,快过年了那时候,都在家里,也不忙了,我妈一见到我们就愣在那里,然后接着就笑着走出来,这一出来,先是拉着宁蓝和宁宁,也不知道拉谁,就手都放上去,然后孩子们都是教好的,围着叫奶奶,我妈那个幸福啊,开心啊,都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我爸也从外面赶回来了,一回来后就笑,然后就搂着孙子和孙女,这个疼一下那个疼一下,宁蓝和宁宁一口一个爸,一口一个妈地叫,我那个幸福的劲头啊。真好,特别好!

    我姐没有多久也来了,把叶子带来,不多会,我姐夫也来了,这样一家人就热闹无比了,过年的喜庆洋溢在每个人的脸上,又加上我们自己的幸福,坐在客厅里,每个人都很开心,我妈当时还不清楚怎么回事,就在外面叫住我说:“怎么回事啊?”我说:“妈,我们在一起过!”我妈就立刻说:“这能行啊,现在是新社会啊,又不是抿天(过去)啊,能行吗?不犯法啊?”我说:“妈,没什么事,我们都是愿意的,而且也不举行仪式,就是在一起过,你别担心了,我们都有分寸!”我妈说:“宝蛋啊,宝蛋,你让妈怎么说你好呢,这又多了一个孙子和一个孙女,哎,妈知足了,真好,真好啊!”是啊,真的好啊,这是来之不易的幸福,这是修来的福气。

    我爸围着孙子孙女们,什么别的心思都没有了,宁蓝,宁宁,我姐还有我妈她们坐在一起聊天,我呢?就站在院子里,这看看,那看看,想想小时候,小的时候家里不富裕,那个时候的我,一个小毛孩子,就这样在这个院子里望着天空,看着屋檐下的小燕子,就那样过着不知道将来什么样的日子,心想当个农民吧,心想学个木工吧,学个瓦匠,厨师,等等,当然也要好好学习,好好学习就可以考上大学,将来就会有出息了,回头去想这些,再看着眼前的一切,就感觉这真的跟梦一样的。

    那个大年夜,是最不同的,我们所有人都围在一起包饺子,宁宁和宁蓝都不会啊,他们根本就没有做过北方的饺子,说这是馄饨,不会吧,但是特别有兴趣学,就都跟我妈在那里学,叶子都十几岁了,三个孩子的大表姐,叶子带着三个孩子在屋里玩,带他们出去放鞭炮,等等。

    我跟我爸还有我姐夫下厨炒菜,要做好多菜,但是都是我们农村的菜,忙活着真开心,我也从来都没有见过我爸那样的平和,再也不是那个脾气暴躁的父亲了。在厨房做菜的时候,我爸就说:“宝蛋啊,你以后要好好的啊,你不能再有任何脾气了,一点脾气都不能有,要听蓝蓝和宁宁的话,知道吗?她们要是有什么小矛盾,你要当和事老,要把事情给处理好,咱这家不能出问题的,把这样一个家弄好不容易,你以后的责任很大知道吗?”我说:“恩,我知道的,大!”我姐夫就说:“宝蛋行的,我第一次见到他就只他有出息,大,你放心吧,他行着呢!”我姐夫是个老好人,这些年,我姐跟我姐夫也不是说我帮吧,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干,这几年的功夫在当地就开了好几家店,日子过的自然也都很好,但是我们都没有离开农村,都还在农村生活,我们爱这里。

    我跟宁蓝还有宁宁也想好了,上海的公司会交给别人做,以后我们就好好地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大部分的时间就花在孩子的教育上,然后就是两地跑跑,带父母出去走走,好好地过日子,享受和孩子和父母在一起的时光,等孩子大了后再去做些其他的。

    菜做好了,他们的饺子也快要包好了,然后我们要开始方鞭炮,很大的一挂鞭炮,我站在外面,儿子和闺女都在那里被宁蓝和宁宁捂着耳朵,然后我走过去放鞭炮,鞭炮声响起,我们都站在那里,我看看宁蓝和宁宁,她们也笑着看看我,一切都不用说,那种幸福彼此都明白了,在那响亮的炮声中,我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

    陶醉在那幸福之中,鞭炮结束,然后我们开始幸福地吃了那个大年饭,一边看春节晚会,一边吃饭,一大桌子的菜,她们聊天,我们男人喝酒,孩子围着我们嬉戏,跑来跑去——

    那夜,我喝了很多酒,但是怎么都没有醉,我知道在幸福里,人的体能是无限,人是受精神支配的动物。 我希望在这幸福的时刻,所有的朋友,所有的我认识的和不认识的,见过面和没有见过面的朋友都能够平安幸福,家庭幸福,婚姻幸福,孩子老人降平安,在新的一年里都能够如此刻的我那样一直徜徉在幸福里。

    我们在家里一直过了两三个月,两三个月后,我们动身去浙江丽水景宁,要赶去那里的三月三,我让公司里的人做了好多请柬,我把所有的好朋友都请去了碧水蓝天,然后在那里,我会举行一个特别大的宴会。

    那个宴会的名义就是感谢,就是团圆,就是幸福。

    :年年有个三月三(大结局)1

    在离三月三还有一个星期的时候,我们带着孩子动身去了浙江,到了浙江丽水后,先是去了几个地方游玩了下,这么多年来后很少有时间能够轻松地去好好地欣赏浙江丽水的美景,那一路基本都是游玩,品尝各地的小吃,并没有去见朋友,因为三月三的时候,我们会在碧水蓝天见,到时候我安排它们在那里度假。

    黄玲跟莲熙我也请了,黄玲给了我电话,知道我现在的状况,她很开心,在电话里跟我聊了好久,说让我以后好好的对待她们,好好的过日子,好好地教育孩子,好好地保重身体,少抽烟,现在身上的担子重了,不是以前了,万一弄出点什么毛病,一大堆老婆孩子怎么办。我知道我跟黄玲是可以聊那种心里话的,而这些话跟宁蓝和宁宁聊都是不太合适的,似乎跟黄玲说才好,那是比朋友更亲近的姐弟关系,而且她对我的好是发自内心的,不管我做出什么决定,她都很支持我,很懂我的一个人,我为我能够认识这么一位姐姐而感到庆幸。

    说到最后,黄玲开玩笑说,其实也不是玩笑吧,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可是苦了你的妹妹了哦,莲熙要伤心坏了!”我不好意思地说:“莲熙将来会有很美好的未来的,她很优秀!”黄玲说:“是啊,可是小丫头的心思谁能明白呢?上次回来后在公司里就心情不好,老员工都跟我反应了,后来我问她了,她说是为你愁呢!我说是不是你也想人家啊?她就说才不是呢,当然如果不是最好,如果是,你说你把我家闺女害的,多一个也——”我忙说:“姐,你打住,你别再折磨我了,我真的不行了,呵!”黄玲也笑说:“说你玩笑的,你还当真了,就你这个身子骨,要是真那样,姐还心疼呢!这样,到时候,我带莲熙一起过去,我们在那里好好地放松放松,玩一玩,真好,肖童啊,真是好啊,姐能看到你今天真是太好了!”我听她这样说,在心里也是充满了感激。

    挂了电话后,我又接到了毛局的电话,那天我们到了景宁后,也就是三月三的前一天,我接到了好多电话,一个接一个地打来。毛局在电话里说:“小林啊,你这个小东西啊,你知道不知道啊,你让我很生气知道吗?很生气啊,你怎么可以,可以把我们浙江这么优秀的两个女孩子给——你给我听着啊,接下来为了回报我们浙江的乡亲父老,你要在我们这里投资,听到没有啊?”我忙说:“好的,好的,毛局,听到了,一定遵守,我记下了,从此以后这里就是我的第二故乡了,就是我的家了,我热爱这里,自然会把以后的心血与精力都投入到这里来!”毛局哈哈地笑说:“那明天见,明天见!”挂了电话又接到家天涯大酒店的吴总的电话,还有庆元的刘总,很多朋友都打来了电话,一一交谈后,放下电话就等着第二天可以跟好朋友团聚的日子。

    &nbsp

    那天,宁蓝喝宁宁在酒店里看电视陪孩子们玩,两个人坐在一起一边吃着零食一边谈笑,看着她们和孩子这样在一起,我感到由衷的欣慰。

    第二天,三月三,这是畲族最重要的节日,景宁每年都会在这个节日举办很隆重的庆祝活动,整个小县城的人都要沸腾起来,还记得有一年我在三月三上见到宁蓝吗?那个时候我描述过那种喜庆的景象,而景宁这些年每年都一年比一年重视,每年都比一年热闹。到时候他们都要去逛三月三的,因此宴会安排在中午,我们也要去玩,中午吃饭的时候回酒店一起吃饭。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来了,起来后,我安排酒店,把一切接待的事情都好好地安排了,菜肴什么的,以及大厅的一些布置,一些准备工作再一次落实下,到上午的时候,我就带着她们和孩子去了景宁县城,那天真是开心,走在街上到处都是熟人,当然他们也并不知道我们的关系,不会以为我是带着两个女人来这里,她们都跟我生活在一起,因此也不会感到有什么尴尬,其实若说真的去面对的时候,还是会有尴尬的,只是我们谁都一副开心的样子,孩子在那里开心啊,一路走着一路吃着他们准备好的小吃,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整个县城都沸腾起来了,外地的客人都来了,我请的那些客人也陆续都到了,我们是在街上迎接的,整个景宁县城就好像一个大家庭,一个会客厅。

    我很庆幸,那年我随吴主任

    一个个客人到来,每见一个朋友我都感觉见到了一份恩惠,一份人与人之间最美好的感情,我在这几年里在这里结交了这么多美好的恩惠,我认为这里是我的福地,而我也认为这里会是很多人的福地,这就是福地,每一个爱它的人,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感受过这里的人都会由衷地说出我这样的话。

    浙江,丽水,景宁,在我去过这么多地方唯一一个能让我不光被这里的风光而且还被这里的人们,这里的空灵,这里的福气,这里的人与人之间最美好的感情所吸引的地方,一个喜欢旅游的人都不要错过的地方,喜欢养生休闲度假的人也不要错过的地方。你来到就知道,一定不会让你失望,因为美好,我必须要去让所有有机会看到这个故事的人知道,从而来这里,来这里感受我们曾经留下的故事,感受过的美好的风情。

    宁蓝外婆也被接来了,她的身体还特别硬朗,她还是犹如每年一样在景宁那条街上跟宁蓝的舅舅做着麻糍,那个我永远都吃不够的美味。

    黄玲和莲熙也来了,莲熙是第一次来这里,是她妈妈带她来的,我远远地就看到了她们,莲熙见到我后也不管宁蓝和宁宁在我旁边,就飞奔过来然后抱住了我,紧紧地抱住我说:“哥,哥——我想死你了,真是让我想死了,想你!”然后她就挽着我的手说:“嫂子,嫂子,呵!”她叫了两声,然后宁蓝和宁宁都笑,莲熙一直都没有放开我的手拉着我说:“哥,我要你接下来带我们好好玩玩!”宁宁走过来说:“妹妹,好的呢,我们不吃醋的,单独让他带你去玩啊,好不好啊?”莲系神气地说:“当然好了,谢谢了啊!”她表现的特别大方,特别开心,黄玲竟然跟以前一样了,在那里跟毛局开玩笑,一嘴一句妈的,妈的,在男人堆里,她如鱼得水,似乎所有男人都招架不住她。

    然后到了中午,我们一起开了好多辆车,去的碧水蓝天,到那后,直接入宴会厅,摆了一百多桌,不光接待我的朋友,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可以去,本来所有的接待都安排在那里,所以就集体来了个大聚会,这样很好,不光是我熟悉的朋友,还有其他朋友,那样,我就不需要上台讲话什么的了,我是说讲话是必须的,我是主持,但是我不要单独地去说我自己的事情了,说那些,我特尴尬,这样很好。

    我站在台上看着下面很多都是认识的,还有一些不认识的远到而来旅游的客人,我站在台上主持会议,当然最重要的是让领导们上台讲话,领导们上台发言,感谢所有好朋友对景宁的支持,以及讲述了接下来景宁的发展战略,讲话很短,因为今天这个活动毕竟他们认为我是主角,他们让我讲两句,我就说了一句:给大家鞠躬了,谢谢所有好朋友对景宁这些年发展的支持以及所有好朋友对我的厚爱,我以后会扎根在景宁为这里的发展出一份力,谢谢大家,谢谢!

    就是这样,然后下面就是随便吃饭,彼此交流,我和毛局还有当地的领导开始一个个地敬酒,谈话,应酬,那天我喝了好多,但是依然不醉,越喝越想喝,从中午吃饭开始一直吃到了下午,宴会才散,宴会散后,我们一些特别要好的朋友聚在一起聊天,沈大哥和吴大哥自然也在,当然小雷在北京没有办法回来,她给我打来了电话,在电话里她激动地说:“哥,你知道吗?虽然我不能去参加,但是我的心永远都是跟你们连在一起的,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都不要忘记这个妹妹,我现在在北京发展的很好,等我忙完了后就回去看嫂子和侄子侄女们!”我喝过酒了,在电话里说:“恩,小蕾,好好干,将来你是我们这里最有出息的,我们顶多是个做生意的,一辈子也就在这个地方了,你不同,哥希望以后能在电视里见到你,能够见到你更加辉煌的时候!”小蕾说:“恩,哥,我一定努力,争取让你在电视里每天都看到我,呵!我改行去做播音员去,哈!”我也开心的不行,真好,这一切都真是好,我们都告别了那阴霍的天空,走到了今天这样无比阳光灿烂的时候。

    挂了电话,走进客厅里,十多个最好的朋友都坐在那里,都在那里开着宁蓝和宁宁的玩笑,毛局最有意思,他很认真地说:“宁蓝啊宁宁啊,你们这个厉害啊,简直是一代女中豪杰啊,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啊,以后可不许一起欺负小林啊,小林这孩子很老实的——”宁蓝笑说:“拉倒吧,他老实,他才不老实呢,要是老实啊,我们姐妹也不会有今天了,谁想这样啊,真是的,宁宁讨厌死了,不是没有办法嘛,呵!”

    黄玲一边喝茶,一边指手画脚地说:“少来了,宁蓝啊,就你那点心思,我还不知道啊,你是疼小林疼到骨头里的,你什么不能为他做啊,不过啊,我是很支持,我喜欢宁宁,比起你来啊,我更喜欢我的宁宁妹妹,以后生意上需要姐你说一,姐不说二!”说着黄玲就坐到宁宁旁边然后搂住了宁宁,黄玲也喝了不少酒,满面红光的。

    宁宁竟然很有意思地说了句:“姐,我二叔回去犯相思病了,说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女人,人家不爱他!”宁宁一说,黄玲就哈哈大笑了,黄玲笑的茶水都要洒出来了说:“宁宁,我的宝贝,我跟你说啊,不是我不给他面子,他怕你二婶,就他那小样,老给我打电话,我烦死了,打电话就打电话吧,又动拉西征的,傻的要死,我说你是不是喜欢我啊?他就说很尊重我,认为我是一个不错的女人,如何如何的,我最后烦了就说你不说我就挂了啊,他就说是的,我说那好啊,你去跟你老婆离婚来娶我,他就吓死了,你说你二叔什么人啊,想玩老娘,我又不是小丫头了啊,真是的,还流露说想跟我做情人,拉倒吧你,我要找也找小年轻,我找他啊!”

    说着又是笑,毛局听了说:“你这就不对了,找什么小年轻啊,小年轻都是看中你的钱的,根本不会喜欢你,人家小年轻不喜欢小丫头喜欢你啊,你要多关心关心我们中年成熟魅力男人——”黄玲说:“毛局,那你不怕我啊,你去跟嫂子说你喜欢我好了,我不介意!”毛局一本正经地说:“你,你,你这个人——”黄玲就是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男人很难玩转她。

    沈大哥说:“这也不是那样说的,其实吧——”

    宁蓝立刻就对沈大哥说:“你啊,更别说了,应该让嫂子留下来,你就知道了,你还要发表高深理论了,让嫂子留下来见到你跟女人说话,回家非扁你不可!”是的,沈大哥很怕嫂子,沈大哥眯起眼晴嘿嘿地笑了。

    吴大哥说:“还是我最合适,我一个人,可惜啊,我隐居了,要不然啊,我挺适合黄玲的!”黄玲哈哈地笑说:“我的大记者啊,我是想啊,可是我怕文化层次低够不上你啊,再说了,我还不了解你啊,你最喜欢小丫头了,呵!”吴大哥也笑了,不停地说:“不了哦,现在清心寡欲了,现在吃斋念佛了!”

    宁蓝走过来说:“吴大哥,我们有今天最该感谢的就是您,要不是您啊,我们怎么可能有今天啊,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啊,有可能很多人都知道,呵,我说!”

    宁蓝就站在中间跟说报告一样地说:“多少年前啊,一个中年男人带了一个小男人来要跟我谈投资的事,想让我投资他们搞的旅游文化公司,然后呢,我就请他们吃饭,没有想到那个男孩子好紧张啊,紧张的不行,竟然把一杯酒好大的一杯泼到了我的腿上,我个天呢

    ,啊!”宁蓝做出那副无比可怕的样子,是的,现在一想我还都能感觉到那种紧张。

    所有人都笑了,宁蓝摇头手不说了。宁宁对我耸着鼻子笑了下,毛局问说:“小林,你跟宁宁这事是怎么回事啊?”宁宁说:“毛大哥,你听我说啊,我跟宝蛋的事情很简单的,还是不说了,我不应该去搭他那个车,谁知道他跟我姐以前有关系啊,要知道我才不呢,哼,后来我就,我就感觉他怪可怜的,然后就阴差阳错了!”宁宁真可爱,我在她旁边摸了下她的头发说:“现在你们都跟孩子一样,我只把你们当孩子的,没有当其他的,真的,不是那种意思,我就是想照顾她们,如果将来有一天她们有合适的,遇到比我优秀的可以去寻找自己的幸福,我现在的职责就是一个管家,负责照顾她们,给她们跑跑腿,打扫打扫房间,做做饭,也就是这个职责,没有其他的,你们不要多想啊,真的,我们不在一起的,就是生活在一起而已!”

    :年年有个三月三(大结局)2

    宁蓝低头一笑,宁宁转到了一边有些害羞,我知道她们说到这个,其实是会的,我也的确是这样想的,这样的结果是我喜欢的,我也愿意接受的,具体以后怎样,谁也说不好,但是此刻的幸福对于我来说已经足够了,我不需要再去奔求其他,能够现在照顾她们,以后再说以后的话,谁也不知道以后呢?但是此刻是幸福的就已经足够了,呵,至于那些嘛,我想我会有办法的,有一天到那份上自然就会可以了嘛。

    黄玲嘴特别快地说:“那不行啊,这算什么嘛,这个不行的,这算什么嘛,宁蓝,你说是不是啊?”宁蓝就皱着眉头微微地看着我说:“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其实别人都没有在意什么的,他就是装清高而已,我一看到他现在这样,我就想抽他两下!”宁宁也看着我说:“搞的好像我们是坏人,你是正人君子似的——”

    我被她们说的,我就笑了,摇头说:“好的,好的,二位大人,我错了,我错了,我照办,我遵命!”宁宁说:“这还差不多!”宁蓝也笑了,走过去贴在黄玲耳朵上说着什么,我不知道她说什么,后来我问她,她说是说我这人就是心里想着爱说反话,你判断他说话,就是反着来就好了,闷骚呢!黄玲哈哈地笑,然后我们又再次笑了。

    接下来,沈大哥提议去大均看表演,然后我们一行人开车去看表演,表演的主题是“年年有个三月三”,我看到这句话感觉很好,是的,我提议以后每年的三月三不管我们在什么地方都要来到这里聚会,他们都同意了。

    我们走下车来,走到人群中去,那里有一棵上千年的唐朝的唐樟树,很大很魁梧,好几个人才能抱过来,上面都是一些人祈福而放的红绳,有的是求姻缘的,有的是求孩子降平安的。

    我看着宁蓝和宁宁,看着上面的畲族风情表演,他们在人群中穿梭着,而我静静地走到了那棵唐樟树前,我走到那里,先是抽了跟烟,然后看着那棵树,对着那棵树在心里默默地说:“保佑我们可以幸福平安,我林肖童不求太多,只希望他们都可以过的好,这样一切也就足够了,而我自己,我必然也会感到幸福!”我静静地把那跟烟放到树下,然后站着看远处的风景。

    不多会,我慢慢地走上来,我在人群中去寻找她们,然后我猛地一回头就看到宁蓝站在人群中正在向我望来,在灿烂的阳光下,在那欢快的歌声中,在喧嚣的人群中,她透过人群静静地望着我,微微地眯起眼晴,就那样笑了,笑的很温和,就犹如第一次我见到她那个时候的模样,就是那样,她眼晴微微地眨动,还是那个模样,依旧是微笑,而我望着她,就那样望着,也对她这样的表情,然后就感觉心里有一种东西迅速地穿梭在那些时光里,不停地回转,不停地飞快地跳动,那些东西我们都记在心里,似乎此刻,只有我与她的眼神与这喧嚣的气氛是分离出来的,有一些东西,有一些幸福永远是属于两个人的,而那些东西,谁人能说的明了,谁人能够抵挡住这强大的世俗去真正地面对,也许此刻无言已是永恒。

    她微微地转过了头去,而后我转到了另一边,我又看到了宁宁在那里看着我,她也是微笑,她犹如第一次我见到她的时候的样子,她的眼神里也有太多东西,那一年,那个傍晚,我认识她,第一次见到她,若是没有那次相见,我们会是在哪里,她会在哪里,可是一切就这样发生了,再也无法改变。

    她最后不笑了,轻轻地转过头去。

    而我茫然地开始走在人群里,我发现她们不知道走到哪边了,而只有我站在那里,我看着台上的画面,看着那些有节奏的让人眼花缭乱的舞蹈,我感觉有些慌乱,我疯狂地沿着宁蓝的方向走去,然后我又见到了她,她再次那样看着我,我笑了,我喘息着笑了,就在我笑的时候,我眼前的画面里,宁宁走了进去,走到了宁蓝的旁边,然后她们静静地站在那里。

    “好,笑笑啊,这张照片真不错!”沈大哥的声音。

    我回头望去,看到原来是拍照。

    人群晃动,她们又不知道去了哪里,我静静地闭上眼晴,然后突然自己笑了,摇了摇头,这不是在梦里,这是真实的。

    我第三次看到宁蓝的时候,宁蓝还是笑的,她对着我笑,最后微微地闭上了眼晴,我静静地看着她,还来不及我思考。

    沈大哥把所有人都拉了过来说:“我们拍照啊,集体拍照,快都过来,都过来!”

    然后所有人都走了过来,十多个人,我们站在一起,沈大哥给我们安排了位置,开始让我站在宁蓝和宁宁中间,但是宁蓝让我站在宁宁这边,然后她站在莲熙那边,再接着是黄玲,她说这是朋友之间的照片,不需要这样,也的确如此,这样安排好后,我们都站在那里看着阳光等待咔嚓那下,瞬间静止,化作永恒。

    沈大哥调好了,然后让别人帮我们拍的,他跑了过来,站到了我们的队伍里然后就是“要开始了啊——”我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猛地回头看了下宁蓝,而她却也正在看着我,然后我们慌忙地躲闪了过来,“一,二,三,茄子!”

    我不知道我是否在笑,但是不管你是否真的在笑,照片已经定格,而且必将永远地定格下去。

    好在照片里的人都在,不是吗?

    而我已经足够,已经欣慰,望着那远处的大山,望着那远处奔腾的峡谷里的溪水,望着那遮眼蔽日的云雾,我似乎看到了那腾空升起的风凰,它不停地飞舞着,飞舞着,然后金光灿烂,我们每个人都对它望着,祈求它给我们带来美好的幸福,给大山里的人们带来更多的恩惠,我们都是风凰的子民,龙风呈祥,万物安康。

    而我的耳边似乎又传来了那首熟悉的畲族山歌:

    年年有个三月三

    三月三来会郎面

    有缘不怕路头远

    无缘再近也不会来

    叫声情郎你快快来哦

    我们从此情比肩

    (全文完)

    ========================================

    谢谢各位朋友的支持,故事结局了,一段爱情故事也圆满地划上了句号,能够看到最后的朋友应该都是对这篇故事特别喜爱的,对于这个故事,我很喜欢,自己也被故事里的人物所感动。当然还有很多不足之处,望大家谅解,毕竟网络小说对字数的要求过多,但是我都是尽量让质量第一,感谢大家这两个月来的陪伴。

    如果还有朋友喜欢我的小说,

    可以去看我另一本正在连载的小说《美女毒枭怀了我的孩子之后》,同样风格,不同故事,同样精彩。

    直接网易读书搜索书名,或者点击连载地址:( 南漂情事:我被美女老板带回家 http://www.81zwx.com/7_7403/ 移动版阅读m.81z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