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混乱生活:剧毒女人香 > 第九十六章 谁把她那啥了
    得到任香雪的谅解,田野紧绷的皮肤倏尔地就松弛开来,脸上荡起了开心的笑容。便是由衷的感激道:“雪姐,以后你就是我的红颜知己!”

    任香雪含娇似嗔的道:“去你的,谁是你红颜知己呀?”她嘴上这么说,脸角却漾着一抹喜色。再看田大学生的时候,眼眸中多了一层雾。

    就这样,下午五点半,乐逍遥酒店的老板娘江依燕以田野的名义摆下大宴,盛情款待丁老爷子。在饭局上,田野被丁老爷子那精妙绝伦的谈吐、大方之家的风度和敢说真话的勇气所折服。

    席间,田小子再三高举酒杯,向丁老爷子认错,又是敬酒,连干三杯。可以说,在众美面前给足了丁老爷子面子。丁老头见他小子会来事,就是把对他小子的成见抛到了九霄云外。他也就是不吝的表扬他小子道:“小田,没见你之前,我觉得你是个无赖。见了你之后呢?”

    见老头故意卖关子,在场的众美多少都知道一点丁老爷子的脾气,他一向很少夸人。一听丁老头准备开腔臧否人物了,就是齐刷刷热烈期待的道:“怎么样?”

    见得在场众美都眼不眨地看过来,丁老头就是古井不波的呷了一口酒,咂巴了嘴,这才慢悠悠的看着田野道:“小子,你有前途,大大地有!”

    几个女人一听此言,就是全都露出失望的表情道:“就这样啊?还以为您老人家会夸他几句!”

    田野也知道丁老爷子脾气古怪,又恃才傲物,走到哪都受人敬重。刚他小子也听林姨说了,就连野心家朱国器都怕他三分。这么一个场面上声望卓著的人物,能得到他如此的评价,田小子难免有点受宠若惊。

    跟田野紧挨着坐的林姨却有点坐立不安,因为之前丁老爷子满口答应要给田野引见一个县里的领导。可是,饭局都快吃完了,怎么都不见县领导出现。其实,林茜着急上火,除了担心田野,还有一个人她得操心。那就是闺蜜江依燕。县畜牧局为首的何副局长率一帮大小官员在乐逍遥酒店用餐,因为竞争对手的下作料导致几位官员腹泻送医。何副局长气得放狠话要江依燕好看。

    江依燕动用自己固有的人脉出面找何莲花说情,何莲花硬是不给面子。江依燕没辙,只有指望丁老爷子引见的这位县领导这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了!

    田野呢,他也暗自期待,同时把算盘打得噼啪作响。眼下他急着找一个强有力的担保人,好贷款办实业。这要是丁老爷子真引见县领导,那这区区一百万的贷款,就是小儿科不足挂齿了。

    不曾想,饭局吃了一个小时,始终没见丁老爷子发话,引见县领导那个事,丁老爷子似乎忘了个一干二净。席间林茜不时地暗示丁老头,丁老头不是埋头喝大酒就是装聋作哑。林茜见没了下文,就是急得从桌底狂拽任香雪的裙摆。任香雪就像是跟丁老头商量好一样,只装糊涂蛋啥啥不知道!

    这下可把江依燕着急坏了。她偷偷通过手机向林茜发了条QQ消息,林茜看到消息,她也沉不住气了。就是明着把任香雪请到包厢外的走廊里来。任香雪就应声走出来,翻白眼道:“林姐,你急神马哦?”

    “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丁老爷子一来就满口答应,要引见一名县领导给我们。眼见饭局都散了,死老头啥动静都没有!县领导不来,江依燕的酒店怎么办?”林茜说话也是直截了当。

    任香雪云淡风清的道:“你说那个何副局长想整垮乐逍遥是不?放心吧,有田野在,何莲花不敢动你家的江美女!”

    见得任香雪满是一副闲庭信步啥啥事没有的样子,林茜就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一脸茫然道:“雪嫂,你开什么玩笑。田小子都失业了,被贬下乡,他自己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你说有他在,他在有什么用?”一提起田野,林少妇心里就牙痒痒。因为刚才在卫生间里,她光着屁股跟他苟且一事,被任香雪看破,归里包堆都怪他小子不锁门。她对田野有气,提到他小子的时候,一点都不带客气的。

    任香雪对林姐那点小九九心知肚明,她听了也只是笑笑,没有点破。她不动声色道:“那小子能量大着呢!没错,一开始老爷子是说过要给他引见一名县领导。但就在刚刚,老爷子见识了田野后,他改主意了!”

    “什么?!老爷子不看好田野吗?”林茜想不明白好好的怎么忽然急转直下了?在酒席上,丁老哥对田野不是青眼有加嘛,怎么会这样?顿时,林茜就好似泄了汽的皮球,有脾气也发不出来了。

    任香雪笑眯眯的道:“老爷子就是因为看好他啊。所以,老爷子改主意了!”说实话,刚扶老爷子如厕的当儿,老爷子忽然说先不引见县领导下来,当时她也是一头雾水。接下来等老爷子解释清楚原委后,任香雪心服口服。这美少妇素来知道老头子行事古怪,不按常理出牌。但是呢,她跟老头子接触的时候越长,她就越加的祟拜老头子。

    老头子能有今天的声望,绝非浪得虚名。

    林茜被任香雪绕糊涂了,就是急得直跺脚道:“既然看好他又怎么会改主意?你给我说出个道理来!”

    见林姐急坏了,任香雪就不卖关子了,附着林姐的耳朵嘀咕了几句。几句话说得林茜没了语言。半晌就是叹服的道:“丁老爷子行事好古怪,越是他看好的,越是要人家多受些磨难。美其名曰磨砺他,锻炼他!如果一上来就帮他,那等于害他!丁老爷子提拔人材的方式真是与众不同呢!”

    任香雪嗔白眼道:“要不然呢?你以为丁老头没两把刷子的话,能有今天这么大的声望?”

    ……

    当晚七点钟,丁老爷子执意要回家,众人拗不过,只好放他上路。临上车前,任香雪悄悄跟田野打了个电话联系的手势,就钻进车,一一告别过了,这就踏上了回家的路。望着黑色小车消失在街口,田野的心情有点落寞。

    回到办公室,江依燕第一个把矛头指向了田野:“你个王八蛋,一整天死哪去了,让丁老爷子苦等半天。人家丁老爷子可是大人物,就连土皇帝朱国器都敬他三分!你以为你是谁呀?打了十几个电话,天都快黑了你老人家才慢悠悠地晃荡上来。我说,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老娘真是瞎了眼,怎么会跟你搞合作?没用的家伙,看错你了!”

    林茜怎么说也跟田小子发生了肉体关系,虽然好事没做完,但好歹也是亲热过了。能让林茜看上的男人,她是肯定护犊子的。见得闺蜜上来就对她新情人开火,她就是不乐意了道:“我的老板娘,丁老头本来就古怪得很,不按常理出牌。他没引见县领导,自有他的道理。你没事冲着田野发什么脾气啊?他没及时赶到,是他的事,跟你有哪门子关系?”

    江依燕就是气恼的道:“林茜,我说话你插什么嘴啊?老娘教训田小子,关你什么事啊?走走走,我不认识你!”

    林茜没想到江依燕就因为这事跟自己翻脸,她也来气了道:“走就走,谁稀罕你这破店!”一把拽起田野,冰冷着脸说声:“田野,咱们走!”

    田野是我的男人,谁也别想抢!不由的,江依燕不依不饶的抢前一步,叉腿横挡大门,蛮狠的道:“林茜,这小子是我的男人,你不能带走!”

    “哟,田野啥时候成你的男人啦?他不是我介绍给你,凭你有资格认识他?做梦吧你!”

    江依燕本来就为自己学历不高而自卑,如今亲耳听见闺蜜往死里损她,顿时她就疯了一般直扑林茜,张牙舞爪撕扯林茜,把林茜骂了个狗血淋头:“骚货,我没资格你有资格啊?当初你是怎么求我罩你的,你牛比了翅膀硬了,就过河拆桥,真不要脸啊你!”

    />

    见得江依燕歇斯底里大发作,林茜冷哼一声,不客气的回敬道:“哟,老娘不记得求过谁哦?如果说我为了帮助田野在桃花乡站住脚跟,要你提供些内幕情报,这也算求的话,那随便你怎么说。至于说过河拆桥,你这话形容得不准确嘛。如今我扶持的田小子遭到土皇帝的无情排挤,非但没能站稳脚跟,反而意外地失了业,被放逐到穷山村去了!这就叫翅膀硬了啊,江依燕你说这话不怕打牙呀?”林茜嘴巴明显比江依燕快,不等江依燕接话,她就连珠炮般地又是猛烈炮轰道:“江依燕,如果要说欠,我没欠你多少。倒是你,你欠了我大大的人情!要不是我介绍田野给你认识,你能那么享受嘛?你已经得罪了江白赤,江白赤的新任老婆就是柳副乡长,柳副乡长可是桃花乡土皇帝朱国器的亲信!你跟柳副乡长作对,就等于是跟朱国器过不去懂吗?看看,你个扫把星又把天河县畜牧局的何副局长放翻了!扫把星,谁认识你个扫把星谁就倒霉!”

    “我是扫把星,你是丧门星!你还是克夫货,克死了老公守活寡,该!”江依燕气头上来,也是口不择言,一对好朋友唾沫星子横飞的互相破口大骂。相反,田野被夹在中间,只有受夹板气的份! 这两个女人谁也得罪不起,这小子心说惹不起,还躲不起么。这么一想,他就忙是脚底板抹油,一溜跑了。

    见得他小子跑了,两个女人也没心思打架,一个在后撵追,一个躺到床头赌气。

    再说田野。这小子从乐逍遥跑出来,就是给江依燕发了一条短信:“你的事我会帮你摆平,我这就去医院找何副局长!”

    江依燕看到消息,就是哧笑一声,吹什么大牛哦,就凭你能摆平老娘这么大个事,老娘给你当牛作马都行!这妇人就没有当真,只当他是小孩过家家说着玩。( 混乱生活:剧毒女人香 http://www.81zwx.com/7_7405/ 移动版阅读m.81z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