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23岁美女老师 > 第721章 明天要飞大连了
    刚刚那一拳,卢元凯心里一清二楚,人家钱天泽是收着力的。

    他是识货之人,那一拳的力道十足,真要是完全没有保留的轰上来,自己的身体恐怕会直接被轰穿!

    饶是如此,现在他胸口中拳之处也是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如同被人用钢锥狠狠的捅了一下似的。

    他知道,这其实是对方的高明之处,能将拳头上的力道集中在一点上迸发出来。

    卢元凯虽然不是什么名校毕业出来的,但起码他还是知道受力面积、压力与压强之间的关系。

    不过他的心里并没有放弃,反而越发的兴奋起来。

    因为这种将力量集中到一点上的攻击方式,他同样也有!

    换句话说,接下来他可以来一个‘以牙还牙’了,这一场较量还真是有些棋逢对手的味道。

    “你准备好了吗?我要来了哦。”

    淡淡的吐出一句话之后,卢元凯便猛的踏前一大步,右拳如同闪电般击出。

    这一拳,他同样是收着力量的,并没有完全发挥出自己的全力。

    砰——

    砂锅大小的拳头狠狠的轰在钱天泽的胸口,发出了比刚才还要大的沉闷声响。

    卢元凯的双眼猛然一缩,他的右拳在经历了万分之一秒的麻木后,随即就变得疼痛无比,那感觉……就仿佛是他的拳头出现了粉碎性骨折一般!

    咝……

    他不动声色的收回了拳头,若无其事的点点头赞道:“你的身体强度和防御能力不比我差啊。”

    钱天泽淡然一笑,“彼此彼此,还要接着来吗?”

    卢元凯的表情僵了僵,沉声说道:“我无所谓,你想来我就奉陪,你不想来,我也不会勉强。”

    “那好吧,既然已经开始了,何不有始有终呢?卢哥,准备好了吗?”钱天泽抬手轻拂了一下胸前中拳的位置,含笑问了一句。

    卢元凯忽然有一种不太对劲的感觉,这小子干嘛那么积极,难道他另有目的?

    所谓疑心生暗鬼,虽然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可是毕竟在心里产生了痕迹,所以卢元凯一时间变得有些举棋不定,并没有马上回应。

    钱天泽心里很是有些好笑的看着他,也懒得催促,反正这只是内部的切磋而已,比不比都那么回事儿。

    事实上确实如此,通过刚才第一个回合的交手,钱天泽已经得到了卢元凯和刘思维的认可,只不过他们并没有直接表露出来而已。

    就在卢元凯沉吟未决之际,孙起面色沉重的走了回来,一眼看到这副场景,不由得笑了起来:“哟,你们俩这是在干嘛啊,这里又没有女孩子,站那儿摆什么造型呢?”

    一句话就让卢元凯哭笑不得,却还没法说什么。

    孙起的身份就摆在那里,实力又比他强,所以他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倒是钱天泽不干了,叫道:“孙哥你这话有问题啊,听你这口气,莫非你经常在有女孩子在场的情况下摆造型去吸引别人?唔……看来我得找个时间跟婉莹姐好好谈谈了……”

    原本还乐呵呵的孙起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大变,“别啊别啊!钱老弟,是哥哥我不对,说错话了,你可千万别乱来啊!我对婉莹可是非常忠诚的,我的心天地可鉴,日月可昭,你可千万不要乱打小报告啊!”

    “哈哈哈哈哈……”

    众人一阵大笑,会议室里的气氛顿时变得轻松起来。

    钱天泽笑了一阵,便说道:“好吧孙哥,看在你以往的人品上,我就不打你的小报告了。”

    孙起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然后说道:“好了好了,大家笑也笑过了,接下来我就说说正事,都坐下来吧。”

    一听他要说正事,众人连忙各自围拢过来,拉开椅子坐了下去。

    “这一次的任务有变,刚才我和基地那边联系过了,最新的任务目标是,尽可能的将那些怪物给围堵起来,不能让它们再进入普通人的视线!”孙起的目光环顾了大家一圈,一字一顿的说道:“根据最新情报,怪物们已经出现了变异和进化,这也就意味着咱们的行动将会受到更加严峻的考验!”

    顿了顿之后,他又例行公事的说了一句:“我最后再强调一遍,这是一次危险性极高的任务,大家有谁不愿意参加的,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很显然,没人会在这个时候选择退出。

    生命固然是非常宝贵的,但是对于天龙战士来说,有些事却是比生命还要更加重要。

    如果在这个时候怂了,以后一辈子都无法再抬起头来面对大家。

    没有哪个人愿意成为别人口中的‘懦夫’、‘怂货’,大家宁愿拼死一战,也不愿意自己的名声背负污点。

    孙起的目光环视一圈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很好,既然大家都有一颗勇敢的心,那么接下来我宣布,代号‘昆仑’的任务正式开始!”

    在天龙特种部队当中,有不同的任务代号,这些代号分别属于不同的任务等级,其中‘昆仑’便是排名第二的任务等级。

    除了事关国家生死存亡的‘盘古’代号之外,‘昆仑’便已经是最高级别的任务等级了。

    看到大家眼中的不解,孙起便解释道:“这次的任务可不是只有咱们这几个人,事实上咱们只是先头部队而已,大部队会在短时间内进行增援。所以现在咱们要做的,就是想办法去探明那些怪物的落脚点以及活动范围,如果发现哪里有怪物试图进入普通人生活的区域,必须全力阻止!”

    听了他的解释,众人这才释然。

    想想也是,这么重要的任务,怎么可能连个a级的x能力者没有,这不科学嘛。

    “在行动开始之前,按照惯例先进行各人代号确认,大家把自己的代号报一下。”孙起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头一个执行:“我是泰山。”

    钱天泽紧跟其后:“我是雷暴。”

    接着是卢元凯:“我是火花。”

    刘思维也跟着站了起来:“我是皮蛋。”

    钱天泽一愣,随即赶紧控制住自己的表情,皮蛋?这个代号也太奇怪了吧?

    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剩下几个人的代号同样非常搞怪。

    唐代学是饼干,王长涛是绿豆,胡斌是红枣,还有张清浩是肉包……

    钱天泽有些傻眼了,其他人还好,他以前毕竟没有合作过,可是张清浩的代号,不应该是山猫才对么,怎么一下子变成肉包了?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疑惑,张清浩无奈的耸耸肩解释道:“那个……前段时间跟人打赌,我输了,所以代号就被人给赢走了……”

    还有这样的事?

    孙起笑道:“这件事我是见证人之一,肉包是被人阴了,前任肉包一直想换一个代号,可是按照规定,除非有人自愿和他交换,否则他的代号是终生不会改变的。”

    “那他为什么会答应的?”钱天泽有些不解的问了一句。

    一听这话,张清浩立刻胀红了脸低下头,吭哧了好半天才挤出一句:“那小子在打赌之前并没有说要和我交换代号,只是把赌注定为‘输的人要答应对方一个要求’,所以……”

    “好吧,我明白了。”钱天泽点了点头,缓缓的转开了头,虽然看上去面无表情,但是隐隐抽动的嘴角还是出卖了他。

    “想笑就笑吧,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被人笑了。”张清浩恨恨的哼了一声。

    钱天泽终于忍不住了,“哈哈哈哈哈……”

    笑了一阵之后,孙起拍拍巴掌将大家的注意力吸引到了他的身上,“好了,闲话以后有的是时间聊,现在分配任务!”

    任务的分配很快,因为现在算上孙起自己在内一共也只有八个参与行动的人,所以每个人要做的事都不少。

    “大家都记住自己的任务了吗?”

    “记住了!”

    “那,休息一下,半个小时之后出发!”

    “是,队长!”

    ……

    时代广场。

    林语梦穿着厚厚的棉质睡衣窝在沙发上,童梦竹坐在她的身边,两人正在讨论着什么。

    “梦姐,怎么样,有感觉了吗?”童梦竹的眼中满是期待的神色问道。

    林语梦微微摇头,抬手将耳畔的几缕发丝别到了耳朵后面,轻声说道:“还是不行,可能是哪里不对。”

    “究竟是哪里不对呢?咱们已经尝试了一百多次了,成功的次数竟然不到两位数,这……这也太夸张了吧?难怪别人也是这种情况吗?”童梦竹的脸上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一丝沮丧的神情,失望的说道。

    林语梦苦笑一声,将睡衣的下摆拉了拉,然后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你和我都不是自然觉醒的,从先天上来说,应该属于那种资质不佳的类型。再加上咱们又没有经过正规的训练,x能力发挥不稳定也是再所难免的啦。”

    童梦竹叹道:“道理我是知道,可是……心里总觉得不甘心啊!阿泽现在需要咱们的帮助,可是咱们却只能在这里干着急,想想就觉得不舒服。”

    “小竹,你也别太心急了,阿泽不是说过,这种事要循序渐进,急不来的嘛。”林语梦见状,连忙安慰了她一句。

    “唉,循序渐进的道理我很清楚,可是照现在这样下去,天知道什么时候咱们才能帮得上他。”童梦竹无可奈何的低下头,轻咬着自己的嘴唇,一脸的郁闷。

    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 我的23岁美女老师 http://www.81zwx.com/7_7423/ 移动版阅读m.81zwx.com )